詩韻沿滄河
您的位置:武隆網 > 文化 > 正文   |   2020-01-01

  啞 鐵

  還沒來得及拐彎,眨一下眼,

  就撞見你的綠,你雙眼皮的翡翠。

  一群女子來自故國,也許是盛唐,

  花裙邊飛動,有青春在掩面埋首。

  夏日之花打開記憶,從一朵小心思里炸裂。

  綠草叢相互推攘,又相互躲閃,

  更多的,快速向遠處逃逸,它們已被自己,

  擠壓得喘息不勻。它們用更遠的綠,

  反抗這些手捧經卷的虛擬,

  和所有在草尖上開始蒸發的名利。

  幽深之境,蟬鳴聲在一枚葉笛上漾動。

  兩座山,想推開對方,

  又像一對戀人,試圖將嘴唇靠攏。

  南唐煙雨從一道秋波中蘇醒,

  眉宇間,有流動的粉黛傾國傾城。

  綠溪可以浣衣,浣微微皺裂的癡想,

  我希望做那仗劍行走的書生,

  在書頁中的西廂里,為你讀詩,

  把你從綠色的波濤中救贖出來。

  溪流婉轉,有一雙玉藕般的手臂,

  在輕輕敲擊。這宋詞里的《青玉案》,

  上面是情竇初開,下面是淡淡的離愁,

  我以千古帝王的名義:將獻給遠方。

  鵝卵石閃耀著美玉的質感和憂傷,

  像遠行者剛好抵達,在石頭中挖掘思想

  在流水中向細鱗魚學習優雅泳姿。

  霧嵐剛好飄過來,它們在練習飛翔,

  柔軟的身軀里,有太多的雨意,

  需要在人世的迷離中,一笑百媚生。

  我將在這里埋掉我的詩稿,

  穿越季節中長滿荊棘的那一段,

  用飛鳥的頌詞向它禱告,鋪開一片云霞,

  跨上盈盈春光,打馬走天涯,

  尋覓閃電的鋒芒,做我拜倒的圣物。

  在我的夢里,有一灣碧水,

  正在洗浴我的來生,我將像那枚鵝卵石,

  懷抱心愛之物:靜靜等待。

[打印]

[責任編輯: ]

斗鱼上直播王者荣耀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