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梓山農民游擊隊的建立與斗爭
您的位置:武隆網 > 文化 > 正文   |   2020-01-03

桐梓山紅軍游擊隊駐地遺址

桐梓山紅軍游擊隊指揮部及練兵場遺址

  1928年,一支英勇善戰、打富濟貧的農民武裝隊伍--桐梓山游擊隊,出沒在武隆桐梓山冉家溝一帶,他們反抗國民黨的暴政,抗擊敵人,打擊和鏟除惡霸地主,深得當地人民群眾的支持和擁護。陳子光、陳子清就是這支游擊隊的創建人。

  武隆桐梓山地處山區,為了外出謀事,陳子光、陳子清兩兄弟走南闖北時,受到了革命思想的影響。1927年黨的八七會議以后,他們先后邀約連長青榮光、田排長等幾個革命軍人帶著手槍和馬槍,回到了桐梓山的老家冉家溝,分別串聯房族、親戚朋友拉起一支隊伍,作建立革命武裝隊伍的準備。同時,他們又通過關系在國民黨涪陵縣政府弄到一張桐梓山區隊隊長和區隊副的“委任狀”,利用這個身份在當地公開招募農民加入隊伍。 1928年春,他們在桐梓山天臺寺正式成立了桐梓區區隊部,有隊員100多名,國民黨桐梓區署區長劉禮章負責政務,陳子光、陳子清主管軍事,挑選了50多名青壯年農民集中進行軍事訓練,聘請武宗培為軍訓教練。不久,區長劉禮章敏感到手中失掉了軍權,提出收回原區署所有的槍支彈藥,解散區隊隊員的要求,但被陳子光、陳子清拒絕。從此,劉與陳氏兩兄弟之間產生了矛盾,后矛盾不斷加深,使劉禮章更加懷疑陳氏兄弟別有用心,到處誹謗他們想爭權奪利,宣揚他們是共產黨。針對這一情況,陳子光、陳子清兩兄弟經過認真研究后,決定與劉禮章分道揚鑣,把隊伍帶到進能攻退能守的干香洞駐扎。不久,又分一部分人駐扎在能互為接應的冉家溝馬樹坳文廟。這時,隊伍已擴大到150多人,經過整編后,改名為“桐梓山游擊隊”。共有三個中隊,蔣順安任第一中人長,侯月順任第二中隊長,張海堂任第三中隊長。擴大了的“桐梓山游擊隊”,在當地實行軍農結合,農閑練兵、農忙生產。為了擴充實力,站穩腳跟,有利于游擊斗爭,陳子光、陳子清兄弟倆又分別聯絡毗鄰的雙河爛壩子“神兵”首領秦興隆、左傳合和白果鋪開明士紳陳世勝,以及彭水縣高谷的蔣岳森等。同時,他們籌集資金,派人到涪陵、豐都購買槍彈,充實武裝隊伍。自此,桐梓山游擊隊增加到200多人。

  桐梓山游擊隊為了取得人民群眾的支持和擁護,決定開展反抗國民黨當局的暴政、抵制苛捐雜稅、打擊惡霸地主的斗爭。首先,他們向囂張一時的國民黨桐梓山區署區長劉禮章及其所屬民團開火,弄得劉禮章坐臥不寧、東躲西藏。1928年冬,游擊隊出兵圍攻國民黨桐梓山區署區長劉禮章的駐地,當場打死了緊跟劉禮章的保長李恒山。這一仗震動一方,敵人威風掃地,游擊隊士氣大振。

  1929年春,桐梓山游擊隊得知劉禮章勾結火爐鋪的清鄉大隊長楊暢時帶兵報復的情報后,陳子光、陳子清兄弟倆決定針鋒相對,立即派人聯絡了秦興隆、左傳合的爛壩子“神兵”和白果、高谷的陳世勝、陳子仿、蔣岳森等武裝隊伍,對火爐鋪楊暢時清鄉大隊駐地進行圍攻,打死清鄉大隊6人,擊傷數人,楊暢時只好帶殘部從萬天宮廟門逃走。

  劉禮章、楊暢時等并未因遭到多次打擊而善罷甘休,1929年5月至6月,重整隊伍攻打桐梓山游擊隊。游擊隊得到情報后,一面把隊伍拉到土地水洞坡、牛耳埡口一帶埋伏起來,等待劉禮章、楊暢時一面派人與白果的陳世勝、陳子仿聯絡,請他們在半路堵截敵人。當楊暢時帶領隊伍走到水洞坡一帶,埋伏在這里的游擊隊,趁敵人不防以迎頭痛擊,打得敵人暈頭轉向,不知所措。楊暢時帶領敗軍正想撤退,陳世勝的隊伍已經堵住去路,楊暢時慌忙中只好帶領隊伍往龍壩方向逃竄,繞道回到火爐。楊暢時回到火爐后仍不甘心,不久,又到中嘴重新組織100多人的精干隊伍,進行強化訓練,企圖再次清剿桐梓山游擊隊。消息傳到桐梓山后,陳子光、陳子清立即率領游擊隊直逼中嘴,進行夜間襲擊,楊暢時部防不勝防,一敗涂地,楊暢時獨自一人在戰亂中溜掉。

  桐梓山游擊隊自創建到1929年底的一年多時間里,先后聯合秦興隆、左傳合、陳世勝、陳子仿、蔣岳森等武裝隊伍,多次攻打國民黨桐梓區署和火爐清鄉大隊,打擊了地主惡霸盛九章、盛九成、楊懷雍、李介頂、張玉株等,繳獲了大量槍支彈藥,焚燒了不少地主的契約,將沒收地主、惡霸的大量糧食、衣物分發給貧苦農民。桐梓山游擊隊的行動,得到了當地群眾的擁護和支持,但也引起了國民黨當局的敵視。1930年8月,國民黨駐涪陵的廖海濤、楊國禎兩營受命,伙同楊暢時的清鄉大隊圍攻桐梓甘廂寨,游擊隊奮力迎戰,打死敵軍兩個排長,由于勢單力薄損失亦重。陳氏兄弟見形勢不利,帶領游擊隊員向敵人薄弱環節沖殺突圍,經過激烈的拼殺終于突破了敵人的封鎖線,退到冉家溝寨祠洞內。但是,敵人窮追不舍,調集兩千多人層層包圍寨祠洞,封住洞口,敵人久攻不下,就用海椒、干柴燒火熏,燒熏不成又用木柴堵住洞口,企圖把游擊隊困死在寨祠洞內。一個多月后的一個黑夜,陳子清組織10多個精干隊員,乘敵不備沖出敵人的包圍圈后,聯絡秦興隆、左傳合、蔣岳森等武裝隊伍向敵人展開攻擊,與寨祠洞內的游擊隊形成里應外合,由于敵人腹背受擊被迫撤離寨祠洞,使游擊隊化險為夷。

  劉禮章、楊暢時見消滅不了陳子光、陳子清的隊伍,就施毒計暗害陳子光、陳子清兩兄弟。1931年10月,劉、楊二人用重金收買陳氏兄弟的部下戴漢清、楊順成,指使其尋機暗殺陳氏兩兄弟。戴、楊二人被收買叛變后,按照劉禮章設下的毒計回到冉家溝。幾天后,戴、楊二人將陳子光、陳子清兄弟及部分游擊隊員騙向廂壩轉移,隊伍走到南天門的三墩,時已天黑,便找了一家民房住宿。深夜,戴漢清、楊順成趁陳子光、陳子清睡熟之機,將兄弟倆殺害。

  陳子光、陳子清犧牲后,蔣岳森便派人協助游擊隊處決了叛徒戴、楊二人,為陳子光、陳子清兩兄弟報了仇雪了恨。桐梓山游擊隊由于群龍無首,因而隊員們帶著迷惘含著憤怒自行解散。然而,桐梓山游擊隊四年艱苦斗爭的歷程在四川革命史上也是罕見的,不僅給武隆人民留下了難忘的回憶,而且為農民運動增添了光輝。陳子光、陳子清的名字將永遠銘記在武隆人民的心中!

 ?。ㄎ淖?、圖片由區檔案館提供)

[打印]

[責任編輯: ]

斗鱼上直播王者荣耀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