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的美麗嬗變
您的位置:武隆網 > 文化 > 正文   |   2020-06-10   閱讀量:

◇陳慶發

巍巍仙女山腳下、清清烏江河畔,有一個被譽為“重慶后花園”的村落,她就是我的家鄉——仙女山街道荊竹村。在這片生我養我的大山里,歷經47年光陰洗禮,讓我親眼見證了家鄉從“窮山惡水”向“金山銀山”的美麗嬗變。

土地:從“刨食”向“生金”轉變

過去,我家鄉沒有產業,主要經濟作物就是包谷、紅苕、洋芋,一日三餐都是吃的這“三大坨”,過著土里“刨食”的窮苦日子。

1988年,鄉政府為改變家鄉貧窮面貌,引入烤煙種植,這讓鄉親們看到了致富的希望,克服沒有公路的困難,掀起這場脫貧產業風暴的“綠色革命”。那年我家種了5畝煙葉,收入2000元,父親還被鄉政府評為“烤煙生產先進個人”。

初嘗土地“生金”的甜頭后,大家在土里“掘金”的積極性更是空前高漲,不僅把所有的土地用來種煙,而且還全力拓荒種煙,種植規模逐年增加,由此在貧瘠的土地上走出一條“金色”的致富路來,這一產業也是家鄉人的主要“致富葉”。去年,全村僅烤煙產業這一項,就實現收入達1500萬元,種煙戶均收入達11萬元。

不僅如此, 種煙30多年來,大家靠煙經濟的原始積累,新建了住房、購置了電器、改變了基礎設施,生產生活條件得以不斷改善和提高,過上了好日子?!叭奎h的政策,引入這片‘致富葉’,不然我們這個曾被戲稱為‘鳥都不生蛋的窮旮旯’臭名還要背多久?!备改笗r常稱贊烤煙產業在促進家鄉發展帶來的巨大變化。

后來,隨著農村產業結構的調整,我家鄉從單一的烤煙產業變為以特色種養、鄉村旅游、休閑農業等多種融合發展的“生金”路。

照明:從“油燈”向“電燈”轉變

過去,我家鄉沒有電,家家戶戶都是使用“煤油燈”,光線極其微弱渾暗,風輕輕一吹就會熄滅,使用起來極為不便。盡管如此,微弱渾暗的燈光下,依然是父母磨面、煮飯……忙碌勞作的身影。

1985年,家鄉人咬緊牙關,自籌資金,從土坎鎮新坪村電站搭頭,拉了一條進村的電線,終于讓光明照亮大山,從此告別使用“煤油燈”的歷史。

記得最初用電的那些日子,電燈雖比“煤油燈”強了許多,但電壓極不穩定,難以滿足用電需求,電燈時常忽閃忽閃的,有時連電視機都帶動不起,尤其是遇上雷電和冰雪天氣,常常一停就是三五天才能再見光明。

后來,在國家的扶持下,電力部門對家鄉“各自為陣”的10多處電網進行了統一升級改造,更換水泥桿,增設變壓器、安裝防雷針,將小網并入大網。這一改電壓就更穩定了,電燈更明亮了,這一改也改出人們的幸福生活,各種家電進入百姓家,幸福指數節節攀升。

如今,電成為家鄉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組成部分。但黨和國家的好政策才是那盞最亮“明燈”,無論刮風下雨,她始終照耀著家鄉人沿著光明道路砥礪前行。

道路:從“泥路”向“油路”轉變

過去,我家鄉沒有公路,進城趕集,只有沿著山崖上的一條羊腸小道進出,常常是五更出門,半夜歸家,出行極為不便。

曾經的“行路難”,至今讓我無法忘懷,就是1983年小升初那次“趕考”。當時考點設在離我家鄉有30多公里遠的縣城附近的肖壩小學,恰遇頭晚狂降大暴雨,原本就崎嶇難行的山路偏遭山洪阻礙,結果耽誤了考試,語文這一門我沒有能參考,升學也就“名落深山”。那次還有好多個像我這樣被洪水耽誤的學生,更有一名學生被洪水奪走了生命。

走上寬闊馬路,乘上“幸福班車”,不僅是我一個人的夢,更是家鄉所有人的一個共同夢。然而,在全國各地“小家”都要靠國家這個“大家”拉扯救濟過日的年代,加之地方經濟又十分拮據,這修路又談何容易?

1990年,家鄉人為種煙致富,自發集資開山修路,經過兩個冬閑時節的開山修路,終于把一條全程長達13.4公里的泥石路修進了村,從此告別了“物料靠背”的歷史。后來,鎮政府不僅將這條路改造升級為瀝青路,開通了這里的鄉村客運班車,讓家鄉人乘上了“幸福班車”。而且還打通了連接各村社的“毛細血管”,鋪就了四通八達的致富路。

如今,家鄉人正沿著這條致富路,向著產業“強”起來、村民“富”起來、鄉村“美”起來的“小康夢”邁進。

吃水:從“挑水”向“放水”轉變

過去,我家鄉沒有水,家家戶戶就在房前屋后挖個土坑,靠蓄積自然雨水來“解渴救命”。雨量充沛時節還好,最要緊的是遇上干天,大家就四處尋水,最遠的就是到5公里外的土地峽懸崖上去取水。

1987年那次寒冬取水的生死經歷,更是讓我至今都心有余悸。那天早上,我好不容易在土地峽懸崖上等候取到兩桶水,可在挑水上巖時,因冰雪路滑,人矮力小,一腳打滑,不慎人仰桶翻,把我摔出幾米遠,險些滑下懸崖丟了命,腦后留下的這道巴痕,成為我心中一道抹不去的傷痛。

后來,盡管家鄉人進行過一些改變和嘗試,新開挖土井或在新建房屋蓄水,但這些都沒有用,一遇干天就喊“渴”。

2000年,鎮政府出資從仙女山上安裝引水管,山下建蓄水池,把清泉引進戶,讓全村人吃上了清潔衛生的山泉水,從此告別了“吃水靠挑”的歷史。2017年,政府還投資為家鄉興建起農業滴灌工程,不但人畜用水無憂,就連土地也解了用水之“渴”。

“吃了一輩子的天落水,沒想到在有生之年還能吃上干凈衛生的自來水?!痹鵀橛盟喑盍舜蟀胼呑拥母改赣H,說起用水的變化,見人就稱贊:“是黨和國家政策好,才圓了我們這個曾經望水欲穿的吃水夢?!?/p>

耕作:從“傳統”向“現代”轉變

過去,我家鄉的耕作方式極為傳統落后,完全是刀耕火種,鋤挖手摳,而黃牛則是耕地種莊稼的主要生產工具之一,所以家家戶戶都把黃牛當作“寶貝”來喂養,更是家鄉人種地吃飯的“命根子”。

進入二十一世紀后,隨著祖國的日益強大,科技的進步,家鄉的耕作正悄然發生轉變。2006年,我家大哥享受國家的“三農”扶持政策,自己花3000多元,國家補貼5000多元,買回第一臺微耕機,耕地效率是黃牛的幾倍。就這樣,曾是農業生產“命根子”的黃牛開始陸續下崗了,“鐵?!瘪Y騁在田野上成為一道新風景。

后來,家家戶戶都使用上了農用車、耕地機、起壟機等現代農機,參加了“新農合”醫療,尤其是各種以市場為主體的專業合作社應運而生,把企業的資金、技術與村民的土地、產品有效結合在產業鏈上,攜手合作共贏,由此讓家鄉人步入現代農業的“致富快車”。

這,就是我家鄉在祖國的孕育下,從過去的“窮山惡水”向現在“金山銀山”的美麗嬗變。  

[打印]

[責任編輯: ]

斗鱼上直播王者荣耀赚钱吗 000732股票行情 河北排列7开奖结果查询 上海天天彩选4专题信息 天津11选5开奖号结果一定牛 嘉兴福利彩票 好运彩彩票网 上海快三快十分开奖查询 海南4+1开奖结果昨天 江苏快三玩法技巧规律 海南4 1开奖时间